2008年10月30日星期四

骑行黄花城

早上8点半从后沙峪出发,走火寺路,再沿京密引水渠到桥梓,最后到达黄花城。全程57公里。耗时4个半小时。
吃了顿做得很咸得农家饭,喝了几杯,下午3点半左右又开始往回骑,最终于晚上7点回到家。
算下来,这一天,骑了114公里。

对于骑车来说,昨天的天气简直算得上完美。天倍儿蓝,还没风,太阳不晒。我们一路上看到好的风景就停下来拍照片儿。
(怎么照片一发到网页上相质就差了很多捏?)









2008年10月28日星期二

2008年10月27日星期一

自从那天和5D"PK"以后,我一时对这台sd14很是失望。根本不象网上那些“马帮”说的那么神嘛!色彩就像晒久了退色一样,拍出来的人都面如菜色。

晚上又上网查询了很多关于这台机器的评论和一些sd14的拥护者的心得,终于,从许多拍摄样张的拍摄信息中大致探出了究竟。
就30 1.4这个镜头来说,5.6以上的光圈发挥的最好。个人感觉1.4基本上就是鸡肋。另外,自动对焦简直太不靠谱,我后来基本改成手动对焦,发现这个镜头还是可以达到比较“锐”的效果。

最重要的,颜色!
听说这个机器的上两代根本不支持jpg格式,拍出来就是x3f格式。拍出来的x3f格式一定要经过后期软件的处理才能体现正确颜色。用sigma photo pro打开原图以后,可以什么都不动,直到软件自动处理完成。你会发现照片的颜色再也不是那种水水的黄绿色了。

每个品牌的相机都有它们自己的色彩特质,或暖,或冷,或锐利,或柔和。但是,这个适马sd14,它的设置不在拍摄的时候完成,而是在后期电脑里才做的。所以,我现在真的开始明白这个机器的“性格”了,也明白为什么它有那么多的拥护者了。

“这是一台难以驾驭的相机”;
“有个性!”;“用这台相机的都是高手”;
“冷门”;“x3技术,就好比汽车里的转子引擎”
“最接近胶片感觉的成像质量”
........

不得不承认,在网上看到的那些评论里面,就是因为这些字眼,我对这台相机还是挺感兴趣的。
废话不说,看看我新拍的照片,这些照片完全没有在photoshop里面改动过,基本上也只是在spp里面自动调整的。看看它的颜色,和细节表现,点击每张图可以放大。






2008年10月23日星期四

SIGMA SD14+30 1.4

今天从老大那里借了台相机玩玩,适马 SD14,外加个30 1.4的镜头。
胡乱拍了一下午,感觉这台相机的个头还可以,不是特别大。
做工好像糙了一点,刚拿上手的时候那个液晶屏的显示效果真是让我的心凉了半截。
不过,用了一下午以后,这台相机倒是开始打动我了。
看了网上的一些评论,大部分都是说这台相机的颜色和细节表现是目前其它数码单反无法比拟的。
还说它是目前最接近胶片表现的数码。

30 1.4这个镜头还算可以吧,因为不是全画幅的机器,所以基本上等于一个标头。因为前几天刚摆弄玩佳能5D+35 1.4那个毒头,所以自然感觉这个小家伙好像还是有些差距的。不过,价钱还差了好几倍呢。

发几张晚上胡乱拍的片片看下喽!


我觉得这张里面那个手绢的质感真的挺不错的说。


















这张感觉倒是真的很像胶片。

2008年10月18日星期六

登山日记(10月5号)

昨天的拉练一共历时3个小时,2个多小时上山,40分钟下山。
下山的时候,我几乎都是一路跑着的,在凸起的草甸上跳跃着,感觉自己像一头山羊。
这座小山是大本营周围最高的山包了,我们上到海拔5100米,如果我没有头疼的话,这次拉练会感觉更轻松些。
后来证明,这次拉练的作用十分重要。对今天到5400的前进营地的徒步路程来说是个很重要的经验。
通过昨天5100的拉练,我对自己的体力和耐力有了一个大致的了解,所以,在接下来的几天中,我想我知道该如何掌握速度和步伐了。
昨晚,我如愿以偿的睡了一个好觉。10点半钟躺下,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早上6点半。这让我心中一阵窃喜。头疼也已经彻底消失了。身体似乎又充满了力量。这些感觉让我对即将开始的路程充满信心。

结果是原本预计6个小时的路程我们仅用了3个半小时就完成了。一路上,我和王队长,还有两个藏族向导聊得很欢,不知不觉地就翻过了一个又一个山头。唐拉昂曲那个圆圆的雪包越来越近了,那上面的雪可真白啊!

登山日记(10月9号)

我们第一梯队于10月6日上午11点40到达了唐拉昂曲的顶峰。
在到达了abc之后的这两天里真是整死我了。这辈子所经历的最累的两天。
直到今天,10月9日(回到拉萨后的第二天)我才感觉身体的疲劳感差不多消失了。刚下山的那两天里,我的脚都是肿的,在鞋子里面感觉胀的满满的。
漫步在纳木错湖边,在远处连绵的念青唐古拉山脉中寻找唐拉昂曲,仍止不住回想他的线路,坡度,还有顶峰的形状。
那天,当我离顶峰还有几步之遥的时候,我的眼泪真是忍不住地流啊!这种体验真的是我在到达这个高度之前无论如何也预料不到的。在海拔6000米的突击营地度过了痛苦的一晚后,我已经有点厌倦了。只想着快点结束这个倒霉的旅程。尤其当我站在冲顶前的最后一个雪坡面前的时候,我真的,真的无法相信我还有体力冲到顶峰。
当我最终站在6330的时候,环视四周,天气很晴朗,群山都在脚下,风大极了,队长拥抱了我。
比邻的唯一一座高于我们的山峰就是念青唐古拉主峰,海拔7千多。能够和他并肩而立让我感到无比荣幸,我在内心向他表示敬意。脚下的唐拉昂曲,我由衷感激他的博大和慈悲,感激他能够让我如此接近他。

2008年10月17日星期五

登山日记(10月4号)

下午2点40分,我正坐在地上,靠着一块大石头享受这阳光。这阳光可是真不吝啬。我幻想着如果没有别人的话,来个日光浴可真不错。
我回想起今天清晨的时候,我钻出帐篷,那时的天还是灰蒙蒙的,眼前的广阔草原也是青灰色的。贴着地皮而生的草甸子都被一层冰霜覆盖着。远处天空中的云层横穿整个唐古拉山脉并缓缓的流淌着。太阳就在那厚厚的云层后面。

我开始向营地周围的小山包上走,一边喘着粗气。真安静啊,眼前有许多肥硕的田鼠不断忙碌着。突然一下钻进地洞。草原千疮百孔,全都是田鼠的洞。
不知不觉,天色渐亮,忽见远处山坡上升气青烟。漆黑的围墙隐约显露出来。
一个农舍,昨天傍晚到这里时居然完全没有发觉这里还有人家。想像一下,黑漆漆的牛粪盖的房子里,女人正在煮茶,一家人悉悉簌簌地低语,忙碌着,牦牛早已散落在草原上了。

这个小山坡走起来并不辛苦,只是由于昨晚失眠,头疼地感觉不仅没有消退,却反而有了加重地迹象。

我在小山坡地顶端找了一块平坦地大石头盘腿坐下,尽量让呼吸变的缓慢,均匀。周围的山脉就那样一声不吭的围绕着我身出的这块平原。眼前的小草依旧被白色的冰霜包裹着。

随着太阳逐渐脱离云层,一切都正在改变着。

登山日记(10月3号)

今天是到达大本营的第二天,海拔4800米。
昨天下午4点到达这里时,我的状态很好,头不疼,心也不慌。
然而现在我开始感到头疼了。高原反应就是这样,不是一开始就有的,要等你身体缺氧到一定程度后才反应出来。

昨晚过得很漫长,几乎没睡着过。前半夜得时候外面的风很大,吹得帐篷噗噗的响。
我的睡袋很暖和,只是不能像在真正的床上睡觉那样随意翻身,让本来就失眠的我更加觉得夜很漫长。
第一个帐篷之夜,接下来还有好几天呢。我打开头灯看了下手表,夜里三点钟。

我很庆幸自己出发之前明智地带了手表。有事没事地看下时间让我觉得每天都过地挺明白。
队长他们有那种功能巨多的手表,能测海拔,温度,甚至还有人带着那种随时都可以测血压和心跳的小仪器。
要是我也有这些装备的话,估计我非得强迫症不可,每天着了魔似的测完这个测那个。

终于,熬到可以隐约看清手表得时候了。早上7点钟。这里的天亮的比北京估计要晚一个半到两个小时,所以天色还是很暗的,周围相当寂静。
我的嗓子和鼻孔干得像是要喷出火来。

我钻出睡袋,穿上羽绒服,爬出帐篷得一瞬间,一些细小的雪花轻轻地飘在我脸上。

2008年10月15日星期三

2008年10月13日星期一

我去西藏了,还爬了个雪山!

有个朋友特别钟情西藏,说争取每年都要去一次。这话给我印象很深。
这次借着爬山的机会,终于第一次到了西藏这个传说中的地方,不错,感觉不错,我喜欢。
以后争取每年都要去一次,每次爬一座山。